<noframes id="caht1"><nobr id="caht1"><object id="caht1"></object></nobr>
<button id="caht1"><object id="caht1"><cite id="caht1"></cite></object></button>

<button id="caht1"><object id="caht1"><menuitem id="caht1"></menuitem></object></button>
    <tbody id="caht1"><noscript id="caht1"><dl id="caht1"></dl></noscript></tbody>

  • <rp id="caht1"><object id="caht1"><blockquote id="caht1"></blockquote></object></rp>
    1. <th id="caht1"></th>
      <tbody id="caht1"></tbody>
      <tbody id="caht1"><pre id="caht1"></pre></tbody>

      <button id="caht1"></button><ol id="caht1"><samp id="caht1"><bdo id="caht1"></bdo></samp></ol>
      我已授權

      注冊

      黃金國際板將登場 人民幣定價起航

      2014-05-06 04:41:00 國際金融報  張競怡

        黃金國際板的方案設計已經基本確定,并已報送央行審批,將在年內擇機推出。按照此方案,金交所黃金國際板設在上海自貿區,境外會員將直接在上海金交所現有平臺上以人民幣交易,交易品種仍是金交所原有的品種。上海黃金交易所國際板的推出,將成為繁榮離岸人民幣市場的重要投資品種,對中國爭奪世界黃金市場的定價權有重大意義,對擴大人民幣國際化有重大影響

        2014年“五一”假期臨近,章楓萍三姐妹再次聚在了一起。

        一年前,章楓萍三姐妹曾經在“五一”期間購買10萬元實物黃金,是名副其實的“中國大媽”。

        “我買金條并不是為了投資,但目前金價與我們購買的時候相比,每克跌了30多元,縮水近10%,雖然不至于后悔,但仍有點不甘心。”章榆萍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章榆萍是三姐妹中最有投資經驗的,現年54歲,已投資了十多家商鋪。

        自2013年4月12日國際金價連續下跌后,“中國大媽”大量購買黃金,與看空金價的華爾街大鱷展開博弈。然而,國際金價跌跌不休,至今這批“中國大媽”約有一成左右的虧損。

        世界黃金協會數據顯示,2013年中國的黃金需求為1066噸,取代印度成為了全球第一大黃金消費國,如此大的黃金需求卻沒有完全反映到國際黃金市場。中國黃金市場相對封閉,是“中國大媽”在這場價格博弈中吃虧的關鍵原因。

        不過,這種情況或許會改觀,全球黃金定價也將面臨一場重大的變革。

        近日,記者從上海黃金交易所(下稱“上金所”)獲悉,上金所在上海自貿區內設立國際黃金交易平臺(俗稱“黃金國際板”)的方案已定稿,并遞交中國人民銀行待批。

        根據方案,境外會員可以通過國際黃金交易平臺,直接參與上金所現有平臺上所有品種的交易,包括目前上海黃金交易所中的黃金合約以及迷你黃金合約,這些合約均采用人民幣報價。

        這意味著國內外黃金市場將通過國際黃金交易平臺聯通,中國在國際黃金市場上的聲音將更清晰響亮。

        下半年有望推出

        今年全國兩會期間,上海黃金交易所理事長許羅德曾向媒體透露,上金所國際板可能在下半年推出。

        上金所新聞發言人、綜合部總經理顧文碩向《國際金融報》記者證實:“上金所在上海自貿區內設立國際黃金交易平臺的方案已定稿,并遞交中國人民銀行待批。”

        目前,國際黃金交易平臺的交易系統正在架設和測試,如果順利的話,該平臺有望于6月初完成技術上線,第三季度末正式推出。

        另據了解,國際黃金交易平臺尚未完成在上海自貿區內的注冊工作。但不出意外的話,其注冊名稱為“上海國際黃金交易中心”,是上金所子公司,該公司為股份公司,不會引入其他股東。

        4月21日,上海自貿區再出政策指引,發布《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大宗商品現貨市場交易管理暫行規定》。業內人士稱,這將為各類大宗商品平臺入駐自貿區掃除政策障礙。

        顧文碩向《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黃金國際板的建立,最終要看央行等監管機構的指導和批示。”

        引入境外投資者

        在上金所會員單位和眾多業內人士看來,黃金國際板的“國際”兩字體現在引入境外投資者。

        此前,上金所曾向會員單位下發過國際黃金交易平臺方案的征求意見稿。而在最新設計方案中,上金所首先修改了“國際板和主板”的交易定位,確定了國際交易平臺將成為上金所的會員。“之前,上金所曾想過要將交易平臺和上金所主板隔離開來,分設兩套系統。”一位會員單位負責人向《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但是,上金所發現,自貿區內的公司不具有發展會員的功能,最終決定把境外投資者納入到現有系統中交易,即與境內會員在一個系統中交易,而非另外單辟一個交易系統。

        雖然境外投資者的申請工作還未開展,但國際礦商、自營機構等已躍躍欲試。

        許羅德表示,目前國際上包括銀行、產金企業、基金等均在與上金所溝通,并對黃金國際板表現出相當大的興趣。

        興業銀行(601166,股吧)資金營運中心資深分析師蔣舒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采訪時表示:“上金所決定直接引入境外投資者參與,將使上金所的交易量和交易活躍度大幅上升。”

        據了解,由于涉及境外投資者,上金所的交易方案和規則文件等都將采用中英文,黃金交易邁向國際化。

        需求有上升空間

        2013年,中國取代印度成為了全球第一大黃金消費國,僅中國內地自中國香港進口黃金就高達1160噸,較2012年翻番。

        匯豐證券分析師詹姆斯·斯蒂爾(James Steel)和Howard Wen在近日發布的一份研究報告中指出,目前金價的推動力已不再是投資需求,而是來自于中國市場對珠寶、金幣和金條等實物黃金的需求。

        而在機構眼中,中國黃金需求仍有上升空間。

        “自古以來,黃金文化根植于中華文明,得益于富裕消費者群體的增長與來自政府的支持,未來黃金市場仍具有大幅增長空間。全球黃金生態體系中心已然位于中國。”世界黃金協會遠東區投資總監劉中光指出。

        世界黃金協會出具報告顯示,受中產階層迅速崛起、國民實際收入不斷增加、私人儲蓄龐大以及城鎮化快速發展等因素推動,中期內中國實物黃金需求很可能會進一步增長。

        根據這份報告,未來6年,中國新增中產階層人口將達2億,增幅超過60%,而中產階層人口總數將達到5億。這些擁有更多可支配收入但面臨有限投資選擇的中產階層,將會繼續保持對黃金投資的需求。同時,中國巨大的私人儲蓄使消費者有能力增加黃金購買。調研發現,在中國家庭銀行賬戶共約7.5萬億美元的儲蓄中,只有約3000億美元被用于購買黃金,該比例相對較低。

        上述報告預計,到2017年,中國私人領域對黃金的需求將從目前的1132噸增長到1350噸或更多,增幅達20%。

        另外,世界黃金協會在中國進行的黃金消費調查顯示,消費者對黃金的信心十分堅定,80%的受訪消費者表示,計劃在未來的12個月中維持或增加對24克拉金飾的購買。

        蔣舒對《國際金融報》記者指出:“為何近幾年無論黃金價格上漲還是下跌,中國黃金需求都表現強勁?這是因為中國在2002年才正式開放黃金投資市場,而中國對黃金需求從那時開始是一個從無到有的過程,在家庭收入穩步增長的背后,黃金需求具有剛性,很多家庭已經將黃金納入自己的資產配置。但即使是2013年中國掀起黃金搶購熱潮后,中國大陸人均黃金持有量也落后于中國臺灣等周邊地區,更落后于一些發達國家,黃金需求還有上升空間。”

        而黃金國際板的推出,可以讓國際市場更清楚地看到中國黃金需求。

        等待賬戶政策

        黃金國際板有別于境外市場的最主要方面為人民幣計價,這將是全球首個以人民幣計價的國際黃金交易平臺。

        劉中光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采訪時表示:“中國黃金市場有自己的特色,首先上金所這樣專注于黃金的交易所是許多國家所沒有的,另外,上金所將推出的國際板計劃以人民幣計價,將中國如此龐大的黃金交易量國際化,這將顛覆現有的市場,創造出既屬于中國又非常國際的市場。”

        不過,劉中光認為,國際板推出的一大條件是人民幣可自由兌換。

        根據方案,黃金國際板的境外會員將可以使用離岸人民幣。在上金所國際交易平臺,境外機構和個人投資者必須開設人民幣非居民賬戶(NRA,Non-Resident Account),作為結售匯和劃轉盈余貨款的基本賬戶。賬戶內的人民幣用途僅限于上金所交易,資金嚴格按照“從哪里來到哪里去”的原則流轉,不得流出交易所體系之外。這與自貿區資本項目有限開放的特征一脈相承。外幣的來源不計,一旦轉化為人民幣,則資金封閉運行。

        上述方案還需央行出臺相關的自貿區賬戶政策,因為離岸人民幣等同于外匯。

        針對上海自貿區,央行已經出臺支付機構跨境人民幣支付、擴大人民幣跨境使用、小額外幣存款利率上限放開、深化外匯管理改革、反洗錢反恐融資5項細則。銀監會已正式發文允許獲得離岸業務資格的4家中資銀行授權自貿區內分行開辦離岸業務。

        4月上旬,上海自貿區管委會副主任簡大年在一場區內會議上表示:“圍繞著資本項下逐步開放的自由貿易賬戶體系很快將正式推出。有關方面正在推進自貿區金融政策和外匯管理措施的全面落實,除了賬戶體系的確立,還包括人民幣跨境使用利率市場化,以及圍繞著總部經濟所形成的外匯管理措施。”

        不改貿易限制

        黃金國際板推出是否將改變中國黃金進出口政策是國內用金企業較為關心的問題。

        顧文碩向《國際金融報》記者透露:“目前,上金所現有黃金現貨交易均為實物交割,而黃金國際板的黃金交易均為現金交割。境外會員可采用現金交割,若是牽涉實物交割,不會打破現有黃金貿易監管。”

        黃金是特殊的交易品種,各國央行對黃金的進出口都控制較嚴,而中國禁止黃金出口,進口則要通過有進口牌照的商業銀行進行,目前可以進口黃金的12家銀行包括工商銀行(601398,股吧)、農業銀行(601288,股吧)、澳新銀行和匯豐銀行等。黃金國際板并不會動搖現有的黃金貿易政策,不能跨區交割。

        不過,劉中光指出,在黃金國際板設計中,有黃金進口權的商業銀行作為上金所會員,是可以參與國際板交易的。對于這些銀行來說,他們對國內外市場變化可能更為敏感,更貼近兩者的互動性。

        未來境外會員的黃金實物交割,只能在國際板平臺上賣出合約,通過有進口資質的中國商業銀行自境外或者離岸倉庫進口黃金用于交割。而未來上金所將在自貿區或其他合適地區建一個離岸黃金倉庫,用于境外會員的實物交割。

        蔣舒向《國際金融報》記者指出:“國際黃金貿易商對國際板感興趣的原因在于被中國巨大的市場需求所吸引。”

        據蔣舒介紹,中國黃金進口要通過有進口牌照的商業銀行進行,即商業銀行進口黃金后必須在上金所平臺賣出,國內用金企業去上金所購買原料金。商業銀行備貨則是通過與銀行有授信關系的國際投行等機構進行,而國際投行再去向國際黃金貿易商或者礦商采購,進口時間長,程序繁復。

        之所以通過國際投行,則是因為國內商業銀行在海外的分支機構較少,黃金供應商與國內商業銀行接觸有困難。

        而國際板推出后,將吸引國際黃金供應商直接進入交易平臺,雖然不能進行實物交割,但是可以直接與國內商業銀行接觸,建立直接的進口渠道,在看好中國市場需求的情況下,也可以囤貨于離岸倉庫,這樣就可以減少出現2013年4月黃金價格大幅下跌后,中國市場需求猛增,國內供應出現危機的情況。

        爭奪黃金定價權

        “國際板推出后,中國黃金需求將更清晰地反映到國際市場。”中國黃金投資研究院常務副院長奚建華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采訪時表示,“2013年,中國取代印度成為全球第一大黃金消費國,此外,中國還是全球第一大黃金生產國和進口國,"西金東移"勢頭強勁。但是中國黃金市場影響力有限,一直是倫敦、紐約等地黃金市場的"影子市場",中國金銀市場吸納能力占據全球一半以上,卻沒有價格發言權。”

        在高盛高調唱空黃金后不久,2013年4月12日,現貨黃金價格開啟崩盤式下跌,金價從1557美元/盎司附近開啟單邊下跌走勢,最低觸及1321美元/盎司的27個月新低,國際金價在40個小時中最多下跌236美元,跌幅達15%,如此慘痛的跌勢在歷史上也屬罕見。

        黃金價格的突然大跌,強烈刺激了實物黃金的消費市場。在北京、上海、深圳、香港等主要市場,無論是飾品還是金條,都供不應求。但中國需求井噴,并未阻止國際金價下跌。

        2013年金價一路跳水,全年下跌28%,創1981年來最大年度跌幅,為長達12年的牛市畫上句號。“中國大媽”因踴躍購買黃金而名揚海外。如今,在2013年4月入場的“中國大媽”已經深套黃金市場。

        “可以說,國際金價背后不難看出有信息不對稱,至少中國需求在價格上反應不充分,國際市場只有在炒作金價的時候才鼓吹中國需求,而中國需求真正的變化卻沒有實時反映到價格中。”奚建華進一步說。

        多數專家認為,中國缺乏相應的定價話語權的一個重要因素是中國黃金市場處在比較封閉的狀態。

        “國際市場不了解中國黃金市場。”蔣舒表示,從近期市場鼓吹中國黃金融資交易量巨大,就可以看出認知的缺乏。

        除了從中國香港進口的1160噸黃金,中國內地在2013年還從本地生產商中購買了約428噸黃金。世界黃金協會數據顯示,中國在2013年的黃金需求為1066噸,這當中522噸的差別是市場猜測的焦點。高盛集團估計,2010年以來,通過商品貿易融資活動流入中國的熱錢約810億至1600億美元。在這些交易中,黃金、銅和鐵礦石是三種主要的融資商品。

        蔣舒指出:“對于黃金是一大融資商品的判斷并不準確。中國黃金進口必須通過商業銀行,進口貿易與用金采購是分割的,除此之外,融入的資金必須追求更高收益,短期內盡快地退出,由于受到進出口政策限制,原料金只能加工后再出口,進出口限制大大壓縮了融資貿易空間。”黃金制品出口需要央行的準許證,也就是通常所說的“J”證,并不是所有的企業都可以操作。

        此外,融資黃金主要賺套利、套息、套匯的錢,但這些交易獲利需要幾個前提條件,如黃金價格處于上漲趨勢、人民幣升值等,一旦這些條件消失,黃金融資套利面臨巨大虧損風險。

        “國際投行所說的大量黃金融資貿易存在,是他們并不了解中國國情。”蔣舒指出,“國際板的推出,將使境外機構投資者有一個近距離了解中國市場的渠道。也有助于中國黃金定價權的提升,定價權并不是用自己市場的價格去影響國際市場,而是體現在全球黃金市場對中國因素反映的程度,只有更多投資者了解中國市場,重視中國市場,中國因素才能影響國際黃金價格。”

        奚建華表示:“中國黃金需求的國際化將讓那些國際投行在高調看空或者看多市場的時候有所顧忌,減少扭曲中國因素的可能。”

        劉中光也向《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國際板的成立將讓大家更關注中國黃金需求,未來中國市場的黃金價格走勢將更接近國際,再進一步將影響國際市場,甚至未來人民幣黃金定價機會也將更大。”

        期待市場透明度

        黃金國際板的推出萬眾矚目,但也有部分業內人士擔心,中國黃金市場數據是否公開透明。

        目前,全球市場只能通過中國香港的數據來判斷中國黃金購買量,去年從中國香港進口到中國內地的黃金價值約530億美元。

        繼深圳和上海后,中國近日開放第三個口岸進口黃金。市場人士分析,中國內地原本通過中國香港將黃金進口到深圳來獲得黃金,因為中國有70%的金飾行業集中在深圳,但更多口岸可以直接進口黃金后,中國黃金貿易數據將更難預測,中國提高黃金儲備也將更隱蔽。

        劉中光向《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我們希望上金所的國際板可以創造一個與其他地區不一樣的平臺,更市場化,更透明化。創造一個透明化、流動性高的市場,也會讓國際板競爭力變強。”

        蔣舒也指出:“很多數據需要理順和有序公開,這樣將便于中國影響力的提升,目前國際金價的波動與美聯儲政策、美歐經濟數據聯系緊密,未來希望中國貨幣政策、中國經濟數據能更多反映在價格中。”

        而劉中光建議:“中國國際板的推出需要跟上相關的配套,如期貨市場、黃金ETF產品等,如期貨與現貨產生重大變化后,市場可以迅速進行套利,讓金價回歸合理性,這樣跨市機制需要建立起來。”

      (責任編輯:馬郡 HN022)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色七七久久桃花综合5